可以說我的童年是在魔托車上度過的。

我父母在25歲的時候生我
在那個年代
可能腳踏車才是必需品
我家有臺摩托車算是拉風很多

慢慢長大
父母對於照書養的我當然是一個禮拜7天天天補習
補鋼琴補畫畫補心算補數學的
加上弟弟後來出生
每天夫妻兩人各自載小孩東奔西跑
到了我國中時期更是變本加厲
常常學校輔導課5點結束﹐
5﹕30我人卻要出現在路程30分鐘外的補習班
只要你是台灣人
一定能了解在5點鐘下班時刻馬路上的瘋狂狀態
不是什麼“好塞哦”之類的的話可以形容由高空看起來密密麻麻的交通狀況

我媽媽是非常有毅力的人
我想﹐等我做了母親我都不一定能夠像她那麼堅持
她不會因為補習地方遠就提議讓我到近的地方補
又或者減少小孩的補習量
她請願每天這樣騎摩托車載我在車水馬龍中與卡車爭道
這樣與時間賽跑的結果變是我有很多晚餐是在小綿羊後座吃完的
那個經歷很難忘
想像一下一個國中剛進入青春期的彆扭少女
好不容易上完一天9堂課
不能回家休息
得趕場去補習
在摩托車上因為要吃媽媽準備的便當
所以不能戴口罩
摩托車正在進行中也就算了
反正旁邊的騎士離我再近也就咻咻一下就過去了
管他有無注意到我在做什麼
最痛苦的便是等紅綠燈
身邊騎士每個離自己都不到1公尺近
近到我坐車的大腿只要張開一點便可能碰到隔壁騎士的車
近到他們可以看清我便當裡媽媽到底給我準備了什麼菜色
台灣下午5點多車流量極大﹑
空氣非常差﹑
每輛車都轟轟轟的仿彿一綠燈便要蓄勢待發的衝出去


然後我在這其中吃便當。





這真感覺真的很無奈又尷尬
沒辦法啊
媽媽極注重健康
她一定要我們在該吃飯的時候吃飯
沒有什麼等一下或我不餓的。


拜託~~我是彆扭的青春期少女耶
在那樣詭異的情況下有幾次我都是皺著眉然後隨便找個東西抱怨
希望拒絕坐在後座吃便當這看起來很蠢的行為
例如我抱怨她怎麼只帶筷子要我怎麼吃啊(完全是死小孩的嘴臉)
然後媽媽就會很神奇的從另一個塑膠袋裡面拿出湯匙來給我
我也抱怨過在車上吃飯萬一口渴怎麼辦
她便會從口袋變出一罐冰冰的鮮奶
說明一下
1.我媽媽不喜歡我們喝甜的﹑涼的﹐她覺得不健康
2.自有記憶以來我非常厭惡牛奶﹐什麼奶製品我都不愛
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都覺得她很厲害
竟然拿出冰的鮮奶
完全讓我毫無選擇卻又能堵住我的嘴加上補充我的營養
於是我也只能默默的在車上完成吃晚餐這項任務
學習視他人眼光於無睹。



在摩托車上發生的事不只吃飯

還包括去grocery shopping之後母女兩手提鼓鼓10袋
她車前籃放一袋﹑腳踏處放一袋﹑剩下8袋交由坐後方的我雙手提著凌空這樣囂張的飆回家



有時出門前我不知為何討罵挨
她便一路由社區中庭罵我罵到車上
繼續邊騎邊罵
罵罵罵罵罵
一樣
車子在進行中還好﹐理由也是旁邊騎士咻咻的便過去了
紅燈就糟了
四面八方的騎士應該都聽得到這個母親罵女兒的內容
如果再加上媽媽罵我擦屁股用那麼多衛生紙的對話
我相信沒有人不會豎起耳朵仔細聆聽的(沒錯﹐金屁股的事情也發生在車上過)


還記得這樣罵罵罵的經驗中
有一次我表面不語心裡抱著屌兒琅噹的態度
在摩托車高速進行中繼續被挨罵中
風聲轟轟轟的
我只知道我為何挨罵
但聽不太清楚媽媽到底用了哪些詞句
既然這些技術上的細節被風聲夾帶走了
我這個被挨罵的人當然也不會要她再說/罵一次
反正聽不見就算了(又或者假裝沒聽見)
那次我大概吃了熊心豹子膽
這樣轟轟的風加上聽不太清楚的罵人聲反而讓我神遊太虛了起來
精神在另一世界漫遊的結果竟然讓我不知不覺的哼起歌來
而且我竟然還沾沾自喜的發現
依照車速這麼快和風聲這麼大來推算
我如果默默的哼歌便可完全聽不到媽媽的怒罵聲
於是我便哼起歌來
然後越哼越大聲...


我在跟你講話你在給我唱什麼歌啊!!




沒辦法﹐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這種小把戲還自以為不會被看穿
當然﹐我那天的下場更慘
而且是可想而知的。




媽媽這樣常常騎著車東奔西跑練就了一身好騎數
老實說我不敢恭維
因為我實在覺得她那樣騎很危險而且很恐怖
連我在摩托車上長大的小孩常也常心驚膽戰
在國外讀書幾年之後回台灣也就更不習慣用摩托車的日子了
尤其是在我考完駕照3天後便出車禍之後
現在能叫別人載我就叫別人載
被笑騎車技術不好﹐笑就笑﹐我還會自己承認
比起騎車﹐我還是當被載的好了。


在國外
有些從小在這長大的朋友提到他們近期回台灣在偶然的情況下坐/騎摩托車的經驗
對於從來都沒坐過摩托車的他們而言
這個經歷只有3個字可以形容


嚇‧破‧膽


她們不能夠體會將自己的性命交給“別人的平衡感”和一臺高速進行的機器以換取方便及快速的這個concept

一開始我還很納悶
摩托車這玩意兒應該是每個人都多多少少會有相關經驗的東西啊
怎麼能夠誇張到“男友騎車載我去2條街外的7-11買東西我竟嚇得全身抖個不停”
我就算最恐怖的經驗是穿裙子側坐摩托車(真的﹐會有讓人魂飛魄散的時候)
下了車還是好整以暇的拉拉衣服拍拍屁股跟媽媽或爸爸說掰掰
哪有人會發抖到站也站不住
實在是太誇張了

此時
我突然覺得我比別人多了這個經歷
實在是好哇

而現在在溫哥華
人人以轎車代步(不是比較有錢﹐而是都市和生活形態不同﹐唯有轎車或公車才能行遍大江南北)
路上的摩托車完全都是重型的
還得大費周張的穿防風皮衣和頭戴賽車式安全帽
跑給警察追警察杯杯都不一定追得到﹑
我家寶貝“年輕的時候”有陣子迷上騎車
買了一臺全新但不是跑非常快的(據他說因為他是個非常怕死的人)
我們兩個在一起後
夏天心血來潮我們會騎車出去閒晃
剛坐上去的時候有一丁點的不習慣
畢竟重型機車後座較高
我整個人坐上去之後必須前傾抱住前面的人(大概是因為防風阻之類的設計)
剛開始的不習慣在寶貝轉了3個彎之後便消逝得無影無蹤了

我是誰﹖我是在摩托車上吃過無數晚餐的女孩耶!

對於西方文化中把騎摩托車當作嚴肅運動的行為我有點嗤之以鼻
我不是真的鄙視motor sports(而且我知道人家正規比賽跟我們大街小巷亂竄的模式根本完全不同)
但somehow那種很嚴謹的態度跟我小時候坐摩托車長大的經驗相比
感覺有點小題大做

在寶貝機車上幾度東兜西晃的
我竟然可以在stanley park彎曲的路上打起瞌睡來
不單只是“有點想睡”
而是頭東晃西歪前點後仰的打瞌睡法
到後來還真的就睡著了
我想﹐如果當時我們身邊有任何的騎士朋友看到這樣應該覺得那個畫面膽戰心驚吧
可是當時我手有抱緊而且腿也夾緊緊的啊~~

不過值得驕傲的是
在西方國家裡面我應該是第一個坐重型機車然後可以睡著而且睡得心安理得的吧
全拜從小我娘給我的訓練啊!



後記﹕
1.阿姨有練過小孩不可以模仿
2.跟我弟弟交換心得之後﹐他也認為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摩托車上吃飯﹐這算是我家的特殊經歷吧
3.在摩托車上打瞌睡很值得驕傲嗎??這是屬於什麼樣的能力? 我以後能靠它混口飯吃嗎? 好像都不行厚...(*嘆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cemilysays 的頭像
kycemilysays

愛美麗*生活拉雜大小事

kycemilysa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