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身在海外的你,有多久沒和家人連絡了?



就我所知,我身邊的女生,幾乎每天或每兩天才和家人(通常是媽媽)通電話,報告生活大小事,常常母親一通電話來,總是要稍遠離人群不講它半個小時不罷休。

我剛來溫哥華的時候極想家,天天寫一封信傳真回家,外加上正在適應環境,也沒什麼朋友,什麼大小事都向家人報告。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朋友開始一多,我打電話回家的次數便少了,幾乎是週末才和媽媽講上一兩句。在那熱衷夜生活的時期,週六晚上的奪命連環call簡直是夢靨,接起電話,“喂”的背後應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我找不出任何冠冕堂皇的藉口,知女莫若母,我媽也不需要我什麼藉口,只默默的皺眉,口氣冷淡地要我早點回家。


依照我週末一定不在家的習慣,根本不可能在外用手機打長途電話,就算她打電話來我也因為在外面而不能/不想多講,漸漸的,她在週末也不太打來了。這樣大概維持了3年多的時間,我們母女常幾個禮拜才通一次電話,現在也習慣什麼事情/問題/麻煩自己解決,當在和她報告時,通常我的問題都已經解決,她聽我簡單地報告事情的來龍去脈,像在聽故事一般,做個忠實的聽眾,卻在事情發生時沒有參與的機會。



突然間,我覺得我離她好遠,有時甚至記不太得她的面孔。良心發現打電話回家,幾乎不曾出現的尷尬現在卻默默蔓延著。





有時她打電話給我時我在忙,口氣不自覺變得很差,一通電話下來搞得母女關係大壞,接下來又兩三個禮拜。當她交代事情要我轉告弟弟,我回她“他們都很大了,有什麼事情請自己跟他們說”,忽略了她無法每天見到孩子依然想傳達她的關愛。有時她一件事情繞了半天講不到重點,我會不耐煩地直接幫她結論,卻誤會她的意思。這一切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也是我們的距離造成的。


最近一兩年,我性情大變,讓她欣慰很多,今年因為婚禮的關係,我和母親溝通機會也比之前來得多,我發現,她會細心保留同事給她的Hagen Doz冰淇淋對換卷,“留到妳回來給妳吃”,向我報告哪個親戚給我紅包,“存在妳的賬戶,等妳回台灣可以用”,我要是和父親吵架,她雖然不知道情況但會挺身站在我這邊幫我說話(唉,和父親吵架也沒什麼好驕傲的啊,不孝女),她開始小心翼翼,怕打擾我的生活,怕惹我生氣,完全不像以前讓我氣得牙癢癢的母親。


最近有事沒事又會打國際電話找她聊天,母女關係改善很多,常打開天窗說亮話,許多心結和不愉快都在彼此的解釋和道歉中煙消雲散,多半都是笑咪咪的收場。

昨天她突然冒出一句:以後我和爸爸一起去住養老院好不好?


我腦袋轟的一聲,養老院?似乎都忘記他們正逐漸變老的事實。

我完全沒預料她突如其來的一問,結結巴巴又小心翼翼的回答,這個話題十分敏感,我很怕一個不小心回答不對會又來一個心結。她口氣輕鬆愉快的說,以後要是老了行動不便,她自願和爸爸一起去住養老院,不要給我們添麻煩。我聽了既心疼又難過,答應也不是,對未來我也充滿了不確定,無法給她什麼承諾。



父親與母親給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我15歲出國以前,那樣年輕有活力的中年男女,如今在計劃老年的去處,我突然覺得,這段親情,我錯過很多。





通常都說,嫁出去的女兒,其實心永遠是向著娘家的,我想,我會離家更近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cemilysays 的頭像
kycemilysays

愛美麗*生活拉雜大小事

kycemilysa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Jass
  • 給他們留個房間吧
  • 這麼催淚的留言,我竟然把你的意思誤會成:get a room, man! (啪啪,自己掌摑)

    kycemilysays 於 2008/06/24 04:15 回覆

  • 悄悄話
  • irispo
  • ㄏㄏ 不用擔心拉 就算住養老院
    應該是幾ㄍ老朋友約好ㄉㄅ
    因為 我老媽也說過一樣ㄉ話
    不過言後之意 應該是.....
    不要我們忘ㄌ她們已經老ㄌ......
  • 是啦﹐但從她口中聽到還是很震驚﹐呵呵

    kycemilysays 於 2008/06/24 14: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