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從小我就是個愛吃鬼,記得某天忘記是母親還是阿姨煮了酸菜鴨肉湯,所有阿姨舅舅叔叔大大小小全部一起來吃飯,熱鬧不已。我為了要喝湯,捧碗的時候不小心將熱滾滾的湯撒到自己右邊大腿上,大哭,爸爸帶我到廁所,脫下外褲猛沖冷水,腿上的大水泡起了好久。



二。

應該是我非常小,還沒有弟弟的時候,大概2歲?過馬路時爸媽總是一人牽我一手,我左手握著媽媽,右手握著爸爸,用小碎布飛快地配合爸媽的腳步過馬路,因為這樣跑,所以每次過馬路我都會笑個不停,到現在長大了還是一樣。有次,我跟爸媽說我長大了,過馬路不需要大人牽了,我還是小跑步過馬路,媽媽還是站我左邊,爸爸還是站我右邊,跟著我一起跑,只是沒牽著我的手,到馬路對面,我抬頭很驕傲的對兩個大人說:我長大了。




三。

小時候我當然愛吃麥當勞,每次只剩我和媽媽在家的時候,媽媽都會問我要吃什麼,我幾乎都會說我要麥當勞,媽媽總會答應。去之前她會買一小份自助餐,或從家裡帶一點稀飯,到了麥當勞,我吃我的薯條,媽媽吃她自己帶的食物,順便看報紙和小說。每當我跑去遊樂區玩了一圈,回到有媽媽在的位子,總覺得十分安心。




四。

另一段和麥當勞有關的回憶。每次吃麥當勞總是晚上,但其實我最愛吃的是早餐的薯餅,記得幾回疼愛我的小阿姨,曾在早上6,7點的時候帶我去麥當勞,炸得外脆內軟燙呼呼薯餅,陪上好朋友蕃茄醬,一塊一定不夠,總是要求吃掉阿姨的那一塊,然後意猶未盡地回家。




五。

每天吃完媽媽做的晚餐,我都會要求爸媽帶我去高雄文化中心跑跑,對於小孩子而言,出門走走就是最快樂的事,我有時和爸爸玩飛盤,和弟弟追逐,丟球,打羽球,有時還有媽媽的同學一家人,小孩多,玩什麼都好玩。




六.

小時候我認為我丹尼爾是我們三個孩子裡面最嫩的,最吃不了苦的人,因為每次他一有小傷就哎哎叫,不像我,很多時候到洗澡沖水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身上有傷口,完全忘記他比我小7歲半這個事實,於是小時候我會對他說:一點小傷也在叫!之後我出國了,某個夏天媽媽帶著兩個弟弟一起來溫哥華,還讓他們參加這裡小學的夏令營。基本上這裡的暑期活動都是讓小朋友出去接觸大自然,每天跑跑跳跳的,某一天我突然發現,丹尼爾有條刮傷隱約從袖口露出頭來,我走過去,拉起他的袖子,發現這條刮傷竟然從手背延伸到手臂!我吃驚地問他怎麼弄到的,他只淡淡的對我說:在森林裡玩捉迷藏被樹枝刮傷的。長大了,丹尼爾變得受傷也不太說了。



七.

也是剛來加拿大的某個暑假,媽媽帶著我們三個住在山上的某間房子,屋主和幾戶鄰居都是台灣人,我們幾個小孩便常在陽光普照的戶外玩耍。有天我們穿起直排輪滑來滑去,雖然我年紀最大,但我是最不會滑的,在一個下坡處,我搖搖晃晃地衝出去,猛然抓住黃力行才煞得了車,大概姿勢笨拙,其他小孩頓時指著我,笑我不會滑,我都來不及反應此時,黃力行和丹尼爾馬上站到我前面對其他孩子大吼:笑什麼笑?



八.

也是住在山上的屋子那個暑假。某個晚上媽媽要我去倒垃圾,外頭漆黑外加下大雨,階梯3階我以為2階,結果腳後跟被錯過的那一階狠狠刮了一條,流的血被雨水沖下山坡,那幾天走路變成一跛一跛的。好巧不巧,隔天黃力行在戶外遊玩,旁邊有廢棄的木條,我和黃力行打算撿幾個空瓶擺起來,打克難式保齡球,黃力行走到木條上,[啊]的一聲,馬上坐下來,原來木條上有跟超長的釘子,就這樣穿過他的涼鞋,刺到腳底板,媽媽趕緊帶他去看醫師,打破傷風,於是,那個夏天,我們姐弟很有默契地,跛腳。


九.

小時候我喜歡翻大人的抽屜,每個抽屜打開都有好多驚喜,外公的抽屜裡有髮油和老舊的梳子,乾爺爺的抽屜裡有個紅色愛心裝喜糖的盒子,裡頭裝著零錢,讓我幼稚園放學買零食用。媽媽的抽屜裡有好多香香的,花花的東西,怎麼翻也翻不膩,我最愛翻媽媽的筆袋,感覺用她的筆,寫字就會變得很漂亮。


十.

小時候有一陣子爸媽上班時會把我放在奶奶家,奶奶是個虔誠的佛教徒,每天早上都要在頂樓的佛堂打坐唸佛至少兩個小時。奶奶在4樓,我就不敢去其他的樓層,總是要跟在大人身邊,可是奶奶念佛時,我真的覺得好無聊喔~,又不敢離開,只能在佛堂旁邊打轉,所以其實我小時候也是個會鑽到佛堂下頭的頑皮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cemilysays 的頭像
kycemilysays

愛美麗*生活拉雜大小事

kycemilysa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Justy~
  • 怎麼會記得這十幕?
  • 突然有感而發,在熬湯的時候寫的...

    kycemilysays 於 2009/02/20 04:30 回覆

  • blackrumba
  • 我也時不時會在頭腦中出現那樣的一幕又一幕
    看得超清晰﹐連當時的聲音氣味等所有小細節都感覺得到
    人的記憶真的超神奇(突然想到我拿過的兩堂psychology課﹐都是講memory的﹐呵呵)
  • 好神奇,老人癡呆症的患者也只記得幼兒時期發生的事,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kycemilysays 於 2009/02/24 06:26 回覆

  • 彤媽
  • 很喜歡這篇小小EMILY看世界.
    文字輕柔溫暖, 妳的小世界就像跳在我面前似的~
  • 謝謝彤媽,妳的文字才細膩美妙,寫到彤的時候爆笑無比,但我不好意思每篇都以哈哈哈開頭,於是就默默地潛水...

    kycemilysays 於 2009/03/01 20: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