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級


對於小學一年級我沒啥印象,只記得國文這個科目超簡單的,每次段考都第一個寫完交卷,然後很快的被老師改完,並且當作她的答案卷。

不過寫生字簿就有得說了,如果我貪快,隨便寫寫就算的話,下場就是回家的時候被媽媽把所有她認為我寫醜的字擦掉。如果我沒有用心寫,字就會寫得醜,於是被擦掉重新寫的部份就會變多。幾次下來,我知道,與其隨便寫寫交差,不如把每個字寫好。

我其實一點也不討厭寫字,反而還很喜歡,所以每次我的國文生字簿都是滿分,甲上上上還外加兩顆蘋果,可以領奬勵卡的那種。


*****




二年級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們的小學有一部份在拓建,還呈現工地狀態,通往的走廊被拉起了一條黃線,上面寫著[危險,禁止進入]的標語。某一日我心血來潮,突然拉著班上幾位同學去探險,結果被老師抓到,當場被罰半蹲。

這是我第一次被罰半蹲,腿好痠哪!!痠到不停發抖的同時,還很怕別人嘲笑我[哈哈哈妳腿在抖],還極力克制(其實被笑抖又如何)。這是第一次班上的幾位[好學生]同時被罰半蹲哪!

二年級下學期,我開始暗戀班上的體育股長,二年級就長到172公分。我寫了情書給他。幾天以後他也回了一封給我,還寫 I love You。我分不清楚那個 i 是大寫,L是小寫(但為何Y又變成大寫),但收到信之後,我整天魂不守舍的寫 l love You,後來才發現那是他哥替他操刀的情書。

還有,如果這幾個字全寫成大寫的話,我寫成 L LOVE YOU 了。

**

老師上課的時候都會有一個教師杯,是個上面還有蓋子的保溫杯。

通常老師都會指派同學去幫她裝水(現在覺得是差遣),我一直覺得被老師指定去幫她裝水的同學都是比較榮耀的,[老師的助手],有種特別的意義,畢竟老師都不指派功課不好或調皮搗蛋的學生呀!

**

小時候我的腸胃很不好(還是我媽煮飯沒有煮熟 :P),動不動就鬧肚子,而且嚴重到要進急診室的那種。

有一日因為我半夜胃痛又進急診室,於是第二天媽媽替我請了半天假,我到中午才去學校。不是正常時間到教室總會引起一些詢問,於是我解釋:我得了[腸]胃炎。

坐我前面的男生一臉不解,[噢?為什麼不是短胃炎?]

**

一年一度校慶的時候,每個年級都有不同的表演項目。我發現我極有表演慾,怎樣都要被選上就是了,就連表演的是[跆拳道],[大會操]也不例外,我不畏酷日,一拳一腳的要求自己做到仔細完全,只求可以被選中參加表演,心裡有一種莫名的榮耀。

**

二年級升三年級的暑假,我第一次出國,媽媽帶我去加州迪斯耐樂園(我知道現在叫做迪士尼啦,那個時候我們叫不同的嘛),同行的還有疼我的小阿姨。

媽媽不喜歡曬太陽,因為會讓膚色變黑。她也不喜歡玩那些小孩喜歡的刺激的遊戲,於是去迪斯耐樂園變成我和小阿姨的天堂。我們排好久的隊去鬼屋,玩刺激的雲霄飛車和衝水遊戲(是Indiana Jones嗎?),一直到去旅館,我都嚷著要跟小阿姨一起睡同一間,頓時讓媽媽很吃味。

我記得那趟美西之旅之後,我一再的復習,我學會的英文會話有:[Hi, my name is XXX], [nice to meet you] ,[I  want a cola.]

**


小孩子過年最開心,因為可以領壓歲錢。尤其我的農曆生日是大年初二,老一輩的爺爺奶奶有時會多給我一個紅包當作我的生日禮。

我不記得每個紅包我拿了多少給我媽請她幫我存起來,但我媽會給我一些讓我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外公家在鹽埕區,幾條街以外就是一條無敵熱鬧辦年貨的街,張燈結彩,有糖有春聯有許多稀奇古怪的玩意。我記得那裡還有一個三商百貨,某一年的過年我拿著壓歲錢跑去那兒東逛逛西逛逛,竟然一個不小心,把人家一個陶瓷做的撲滿碰掉到地上,摔個稀巴爛!

我嚇得臉都綠了,尾隨而來的爸爸趕緊向店員表明我們願意賠償,店員很和善地拒絕了。

拒絕賠償?不要我們賠償?這個好心的店員點點頭,默默地拿掃把過來清理,害我愧疚又感激。

*****




三年級



三年級就分班了。只有少數一二年級的同學分到和我同一班。

這種感覺很奇妙,好像你們share彼此的過去,可是對於現在和未來也沒啥特別幫助,有種特別的情誼罷了。

三年級,我媽答應讓我參加學校放學後的課外活動,我選擇溜冰。當時還沒有直排輪,還是四個像車子輪胎擺的位子的溜冰鞋。

老實說我並沒有十分喜歡溜冰,我還記得教練要我們繞圈圈,轉彎的時候我常常會覺得自己的右腳快要絆倒左腳,那種隨時要跌倒的感覺很糟糕,因為放眼忘去都是水泥地,可想而知跌倒的話一定會皮開肉綻,況且前後左右還有許多正在溜的人,我也不想做那位讓大家跌倒的罪魁禍首。

我選溜冰純粹因為不用參加降旗典禮,還有放學可以不用馬上回家。

從小家教很嚴,我媽不曉得為了我放學在外逗留抓了/罵了我多少遍,那麼參加課後活動總算有個正規的理由在外遊蕩。

當時我和一個好友一起參加,她家住得離我不遠,所以結束後我們一起走回去。那天我記得回家的路都走了三分之二了,突然發現自己身上怎麼少了一個東西,我的溜冰鞋忘在操場了!

這下非同小可,畢竟學校現在流傳有偷溜冰鞋的小偷,要是被我媽知道我溜冰鞋不見了她一定會罵慘我(而且很貴哪),立馬轉身往學校的方向跑去。

好險回到原地的時候還看到我的溜冰鞋袋好好的坐在樹下,再度背起袋子往回家跑之時,才是真正痛苦的開始,第一,我身上還有書包,再加上一雙超重的鞋子,還要跑回家,因為當時已經超過我媽訂下的該回家的時間,回去鐵定是要挨罵的。第二,我已經上了一整天的課,放學後還被溜冰教練操得累得半死,腿都軟得差不多了,更別說我幾乎要到家然後又折返的這條路,第三,我尿急,非常。

因為我下課不愛回家,我媽對於我放學回家的時間就故意抓得很緊,而且嚴守[犯規就要懲罰]的原則。 所以當我好不容易衝到家時,已經比媽媽訂的時間晚了半小時,我媽勃然大怒,把我關在鐵門外,先來一頓罵,然後不讓我進家門,站在門外罰站。

我身上大包小包又累又喘,拼命忍著原本就快要爆炸的膀胱聽著媽媽一直罵一直罵,等到她丢下一句[給我站在那邊反省]之後關上門,我受不了了,把手上東西隨手一拋,飛快的往樓下,想要衝去馬路旁邊(陰暗處)解尿,結果膀胱實在太炸了,所以我還沒跑出中庭就完全忍不住,整泡尿尿在褲子上了。

當時的心情很妙,很難形容。

對於媽媽的責備,我應該要解釋什麼,或者心情不好,或者滿腹委屈, 可是我滿腦子的尿急尿急尿急,什麼累啊,腿痠啊,媽媽罵我的話啊,一點都進不去我的腦子。低頭不說話的表面下,竟然充斥著[好好好妳罵妳罵,我要尿尿]的跑馬燈。

當我邊跑在中庭邊忍不住膀胱大崩潰時,感覺很奇妙,兩腿之間有股熱流源源不絕的一直流下來。我說過,我很小就會自己起來上廁所,並且從來沒有尿床的經驗,這還是我第一次尿褲子。當我真的衝到路邊的時候也尿得差不多了,一整個人放鬆暢快,還順便呼了一口氣,打起精神,再準備回樓上聽訓。

再度站在我家鐵門口,這次是爸爸來,他直接開門讓我進去了。我想,當他們沒看到我時,應該以為我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了,而我進門之後,一句話也沒說,回到自己的房間,脫下溼透了的長褲,默默地塞在床底下,兩天之後趁倒垃圾時拿去丢了。

為何不拿去洗?well,  我只覺得我已經三年級了還尿褲子,很羞恥。


現在想想, 如果把溜冰鞋忘在學校會被罵, 晚回家也會被罵,橫豎都是一樣的下場,那當時不如直接衝回家然後請爸爸騎車載我去學校拿,這樣不僅不遲到,不用累得半死,也不用被罵。

如果問為何我不向我媽解釋因為把溜冰鞋忘在學校所以回來晚了,其實我很明白,不管我有沒有解釋,都是會挨罵,都是會罰站的。




*****



四年級

四年級可說是我人生第一回合的高潮。

基於三年級我沒和任何人交惡,四年級又很巧地分配到許多討喜人的座位四周,所以我一直都沒有樹敵,於是被全班票選為模範生。

當選的那一刻我很明白,這完全不是因為我功課很棒或是我太孝順什麼的,這絕對是人緣票,剛好那個時候的我處在和全班同學相處都很和樂的狀態(拜託,我很清楚自己很容易和人交惡的),於是大家很自然的推選我成模範生,下星期一要上台接受表揚。

我記得那天穿著衣櫃裡最好的衣服------媽媽買給我的碎花洋裝,還有白色蕾絲的領子。在司令台旁排隊準備上台時,我還看著左手邊的佈告欄,暗暗告訴自己,此生一定要記得這一刻。

**

有高潮也有低潮,我人生的第一次低潮也是在這個階段。

一般時候我媽不太讓我隨意出門找朋友玩,除非參加學校的校外活動,學校辦的一整年級三天兩夜的旅行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活動消息一放出,某日老師就會在班上開始分配房間的順序。通常在這之前,班上各個同學都已找好想要同房的朋友,並且已經說好,當然我也不例外。可是在靠近老師要分配房間的時間點前,本來打算與我同房的同學們臨時決定捨我而取他人。

時間都已經那麼緊迫了,我的好朋友突然不要和我同房,這是何等的恥辱啊!我傷心欲絕,回家大哭不已,媽媽看我那麼傷心,還試著想要說服....說服誰呢?說服老師硬性規定那些同學要跟我同房嗎?說服我那些臨時改變主意的同學再改變主意和我同一組嗎?

其實大家都不曉得,我最難過的是,在這麼緊急關頭了臨時被放鴿子,那代表我只能跟那些[剩下來的],人緣不好的,湊不齊人數的人同一組了,我不要啊!!!!

**

四年級時我一度和好友發生衝突,回家和媽媽訴苦,結果媽媽一如往常的說:[哎呀老師不是這個意思, 老師說不定是....]

我忍耐多時的怒火終於爆發:[我以後都不要告訴妳發生什麼事了,反正妳每次都只會幫別人講話,都認為別人是對的!]

其實那個時候媽媽一聽我這樣說,她不知所措起來,因為她一直以來都認為,如果跟我同一個鼻孔出氣罵罵罵,一點建設性也沒有,她也不希望我因此和老師交惡,誰知這樣勸說的結果被我認為她站在老師那一邊。

這是讓她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到今時今日她還常拿這件事情出來說,讓她念念不忘,這是她人生重大打擊之一。


*****

我媽開始讓我補習,什麼都補,天天都補,什麼公文數學英文鋼琴作文書法心算珠算網球桌球畫畫跳舞陶藝,you name it.

好痛苦,雖然有一些是我喜歡的,可是每天每天都有不同的東西要學,一星期七天,天天都排得滿滿滿,去學就算了,每堂還有功課,下次書法課要交兩篇,公文數學要交4頁習題,鋼琴要練好曲子....我連學校的功課都寫不完了,哪裡來這麼多時間學會這麼多東西啊!

當時的大人都不懂,其實連小孩子都是需要自己的時間的。小時候我跟我媽溝通不良,我問兩句她就開始大聲起來,然後我馬上就流眼淚,再怎麼有理由都說不出口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cemilysays 的頭像
kycemilysays

愛美麗*生活拉雜大小事

kycemilysa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艾瑞克 諾
  • 妳寫這麼長一篇網誌的時間可能已經把那該整理的List都搞定了勒 XDDDDDDDD

    (我來亂的)
  • 嘿,這我好久以前就寫好的了,分批po而已。

    kycemilysays 於 2010/03/24 2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