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們搭了一整天的車到Munich,(慕尼黑)
等於從BC北部坐火車到南部﹐1000多公里﹐
在車上我醒醒睡睡的﹐
大概是前天晚上安眠藥太強吧。
沒辦法﹐我睡眠品質實在很差﹐
前幾天累倒快吐還是睡4個小時就醒來﹐然後整天還是昏昏沉沉﹐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只好買安眠藥強迫睡覺﹐
不然後來幾天就沒戲唱了。

到了慕尼黑﹐
整個感覺完全不同﹐
別於都是白人的北歐風格﹐
慕尼黑很多中東人和印度人﹐
街道又小又常有人在路邊叫囂﹐
感覺很恐怖。
大概是德國南部﹐比較多人不會講英文﹐(在德北80%的人都會講英文)
連叫人家幫我們照個相他們都揮手然後趕緊走開﹐
切﹐不過就按個鈕嘛...

我們到慕尼黑市中心逛逛﹐
這個地方真的不是蓋的﹐
對歷史很了解的大B跟我說
因為南德這個地方離英國太遠﹐
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英國的飛機飛不了這麼遠來轟炸﹐
所以這裡的建築物都還能保有他們原來的樣子。






他們的市中心很屌﹐
中間站了一個超級大且古典的教堂﹐
高聳的屋頂直破雲霄。

我很外行的問了他一句﹕這麼高的建築物裡面有電梯嗎﹖
當然沒有﹐
第二次世界大戰好像還沒有電梯厚﹐
那麼他們如果要到頂樓敲鐘時就是苦差事了﹐
得爬樓梯爬爬爬....
不過外表真的很壯觀﹐
當初在建的時候應該花很多時間在外表的彫刻上吧。
慕尼黑的市中心都是傳統建築﹐
到處都有街頭藝人表演﹐
小巷穿來穿去﹐
所有露天的餐廳都人滿為患﹐
超悠閒的德國。


德國有名的是德國豬角﹐
我們在一間旅遊書上註名很有名的餐廳嘗到了﹐
真的不錯吃﹐
只是吃不慣﹐吃兩口就膩了﹐不像柏林的香腸一樣﹐百吃不膩。


第二天

在慕尼黑的這幾天沒有festivals了﹐
所以我們的行程完全是看風景名勝。
皮討哈德國無速限的高速公路很久了﹐
在慕尼黑的這幾天打算租車去玩。

一樣﹐還是因為時差的關係﹐
我們兩個又早早起床﹐
決定先去吃早餐然後等租車公司開門。

大失策的第一步。

當我們心滿意足的吃完早餐到租車地點時﹐
靠﹐我們前面排隊排了20人。
20人喔﹐大概10組人馬。
傻眼﹐才不過開門10分鐘﹐
竟然排這麼多人。
我們問了隔壁幾間公司﹐
車子不是早被租光﹐不然就是沒有我們要的便宜的型﹐
只好摸摸鼻子繼續排隊。

皇天不負苦心人﹐
我們因為早早就在網路上預定好﹐
那位先生給我們一輛超特別的歐洲車--Alpha Romeo (愛快羅密歐)。
只是歐洲車設計實在太怪﹐
車上的導航系統也只會說德文﹐
不過不出兩三下﹐
我和大B馬上就聽得懂它說左轉右轉走幾公里了。
於是信心滿滿的上路。

大失策第二步。

當我們走了40多公里﹐
大B發現我們走反方向了!
這導航系統不知怎樣竟然領導我們往目的地的反方向走﹐
他在路邊停下來弄了好久才弄懂﹐
而我因為有時差的關係還在昏昏欲睡﹐(真的很差勁﹐都來了一個禮拜還在調時差)
實在幫不了他﹐在旁邊默默看著他汗流浹背的摸索...

好不容易又上路了﹐
鬆了一口氣。
德國的高速公路有個特別規定﹐
只有要超車的人才能走左邊﹐意思就是說﹐左邊的車一定要比右邊的快﹐
記住這點其實就算在無速限的馬路上開也很安全。
所以說當你走內線的時候就要隨時注意後面有無高速來車﹐
如果有的話要自動換到右道讓它通行。
很多時候我們自以為開了很快(時速180算快吧)
還是可以由後視鏡看到有車高速接近﹐
大家都開超快的﹐
大B開得爽快的要命。

我們到了一座內陸湖﹐
這個湖特別的地方是﹐它中間的島是一座皇宮。
是路德維希二世蓋的。
這位奢侈的國王極盡奢華之能事來裝璜他的宮殿﹐
走進去每處都是令人窒息的華麗﹐
讓人幾乎要停止呼吸了!!!!!!!!





據說是仿法國有名暴君路易十四的凡爾塞宮建造的。
這宮殿本來計劃裝飾70幾個房間﹐
但在蓋到第20個就沒錢了。
廢話﹐照他這麼幹法再多錢都不夠他花﹐
整個牆壁天花板門樑柱子都是極複雜華麗高貴的彫刻和畫作﹐
加上每間房間至少一-盞500公斤以上的吊燈。
我在想﹐當時他身邊應該要有人提醒他﹕你知道你少裝璜一根柱子可以拯救多少非洲的難民和嗎飢民
重點是﹐這位國王本身只在這宮殿住過10天。


票根上有華麗的內部

看完嘆為觀止的宮殿﹐
大B堅持開車去”地圖上看起來不太遠的“一座湖。
好吧﹐算你狠﹐要玩到這麼累是吧﹐我這坐車的人當然一句“好”﹐
那有什麼問題。

大失策第三步。

這座湖叫國王湖﹐
是德國最高的高山湖﹐
位於阿爾卑斯山上。
原先在地圖上看起來50公里左右﹐
皮討開autobahn(無速限highway)開爽了﹐
以他時速180﹐
以為再半小時可以到﹐
結果我們前後共開了100多公里﹐
翻過大概5座阿爾卑斯山的山頭﹐
山路左拐又彎﹐
但景色美得驚人。
我們被連綿不斷的山脈環繞著﹐
一隔隔大片的田不同顏色﹐中間立著童話故事般的小屋﹐
說有多美就有多美。
不過大B開再快也沒有用﹐
當我們到達超美的國王湖時天色已經差不多黑了。
我們在湖邊讚嘆了一會﹐照了些相﹐準備又要啟程回旅社。
我們的所在地離旅社非常非常遠﹐
而且開了40分鐘的山路﹐天黑之後開出去變得很困難﹐
加上我們的導航系統講德文﹐
向左轉﹑靠左線﹐向右轉﹐靠右線全部聽起來都差不多﹐
真的是經過千辛萬苦才開上我們稍微熟悉一點的highway.
此時我已經累到一種極限﹐
在大B開回去的路上﹐
我完全靠意志力在死撐﹐
為了怕他也睡著﹐而且順便要幫他看路﹐
我打起最後一絲精神陪他聊天。
我的精神在昏迷於清醒的邊緣﹐
嘴巴在說什麼自己已經完全沒有意識﹐
眼睛還張著﹐卻夢到我和希特勒和拿破侖做好朋友<--完全不make sense,
沒錯﹐我已經累到不行了。

回到旅社已經累趴﹐
好消息是﹐時差終於調過來了﹐謝天謝地。

kycemilysa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