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月都和同一群人hang out。忙的時候只有週末才會聚聚,有空的時候,晚上偶爾誰去誰家,講個話聊個天,就算1個小時也好,一天的疲累舒解不少。

有時卯起來,週末天天都安排了活動,有時去公園騎車,有時逛街,有時小酌,有時大酌(掛掉的那種),有時potluck,有時去看展覽,例如說這個禮拜就是。

首先,星期五晚上我們去小白家,算是慶祝Andrew最後一天上班,他和小白打算一起出來,一起接case。一行人都25歲以上,大家已不會鬥酒或拼個你死我活,每次聚在一起,大家手上一定會有杯酒,就這樣邊聊天邊灌自己,興致來了,偶爾找碴一下,被莫名慫恿要喝酒的人,都很阿莎力的乾掉,然後又大家哈哈哈的繼續聊天。就這樣,我因不想喝啤酒,就莫名其妙喝紹興喝醉了,搞什麼。


星期六下午和好友溫蒂出門逛街看伴娘的衣服。要出門前從我的廁所看到外頭春光明媚,陽光普照,我興高采烈地穿著我的白靴子出門了。出門前看著遠方有塊很黑的烏雲,大B說要我帶把傘。在開往downtown的途中,原本晴朗的天空開始下起毛毛雨。和溫蒂見面,逛了第一件服飾店,走出大們,一整個傻眼。


外面竟下起暴風雪,大風夾帶著大顆大顆的濕雪,肆虐著Robson St(市中心最精華地段),店家的屋檐下站滿了像我一樣一連錯愕的行人,穿皮衣的穿皮衣,穿高根鞋的穿高根鞋,看得出來大家都驚心打扮來downtown 走走,誰知搞得大家一連詫異,所有人都沒料到3月底了還能來場這麼經典的大風雪。我穿著白靴,溫蒂穿著平地鞋也沒好到哪裡,她一直擔心待會走出去自己的鞋子會變成進水的小船,擠在屋檐下,天氣如此之鳥,於是不想逛了,打電話又請大B來接我。當我打電話給大B,告訴他downtown在下暴風雪,沒有人相信我,downtown不過離我家開車15分鐘遠,橋的兩岸竟不同面貌!


Cora因上次做的Vodka Jello(伏特加果凍)頗受好評,這個禮拜再接再厲,又做了一大堆來party,大家坐在餐桌上玩牌,輸了就得吃果凍,突然有個人說,我們怎麼變成這麼geeky,星期六晚上竟然在家裡吃果凍玩撲克牌,有人贏了大家還會拍拍手,之前那些 ”喝啦,乾啦,,是男人就不要有第二句話啦,不喝就沒種啦" 的豪氣酒鬼呢?我們一個一個以前都是灌酒不眨眼的啊,現在靠副撲克牌和果凍,玩小時候玩的遊戲,便能玩得很開心,我們真的是老了吶!


(最近大家都玩得頗開心,對不對啊,Cora?)



我因前一天喝醉,所以星期六晚上就很自制的玩,玩到12點多大B開始嗆聲說:要不要,現在就走去gastown 吃宵夜啦!我就很明白的知道,他喝醉了,我的清醒機制馬上啓動,待會得由我載他回家了。12點鐘喔,party就解散了,我們有沒有很乖?




暴風雪的隔天,竟然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同樣的地方前一天下暴風雪...)





我們不約而同在Cora家解宿醉之後...






決定換上運動服去公園,玩小孩子的遊戲。自從上個禮拜我們在小白家玩捉迷藏之後,這個禮拜我們決定玩 "閃電DD", 和打躲避球之類的遊戲,我家附近有個公園,一群成年人在這裡spent their Sunday afternoon,玩很幼稚`追來追去的遊戲,算是有運動到啦。








Cora這隻Black Bear完全是溫室裡的花朵,住高級大廈,戴亮晶晶的項圈,從未在大草原上奔跑過,他腳不習慣踩在有點濕黏的草地上,跑起步來腳張開開的像便秘很久,腳底嫩得不敢走碎石路,猛要人家抱,不過他實在很可愛,大家唸歸唸還是輪流抱他,厚,怎麼有這麼好命的狗啊,完全是“寵物”來著,在10萬年前他應該無法生存吧。




長這麼大玩小時候的遊戲,很好笑,中間也很參雜了很多心機。例如說“閃電DD",鬼快抓到你時你喊 “閃電!”,鬼便不能碰你,但你在別人來救你(“DD!) 之前也不能動,如此簡單的遊戲,竟然在某次鬼在我身邊繞時,我背後突然有人跑過來拍我喊DD,鬼就站在我旁邊,馬上一把就抓到恢復自由身的我....當鬼要一直跑來跑去,很累耶。


閃電DD範圍在這4壘以內(跑太遠誰抓得到啊),之後玩另一個拋球喊號碼的遊戲也在著,懲罰是每輸一次要跑一圈。





小老鼠,上登台,偷吃油,下不來....沒錯,我不敢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ycemilysays 的頭像
kycemilysays

愛美麗*生活拉雜大小事

kycemilysa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